贵州民族大学歌舞集《历》 - 贵州民宗委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第六届贵州省少数民族文艺会演 > 正文

贵州民族大学歌舞集《历》

舞台化的提升 艺术化的展现

更新时间:2017-10-29 点击数: 次 【字体: 打印本页
 

  彝族十月太阳历法将一年分为10 月,用土、铜、水、木、火5种要素,分别配以公、母来表示:一月叫土公月、二月叫土母月,三月叫铜公月、四月叫铜母月,五月叫水公月、六月叫水母月,七月叫木公月、八月叫木母月,九月叫火公月、十月叫火母月。一年十个月,每月三十六日,一年十月终了,另加五至六天的“过年日”置于岁末。过年日通常为五天,每隔三至四年增加一天为六天。平均每年为365.2422日,与太阳回归年接近。十月太阳历以十二属相计日,一个属相周为十二日,三个属相周三十六日为一月。三十个属相周三百六十日为一年,年终加五至六日过年日。十月太阳历一年分为五季,每季分为雌雄两个月,双月为雌,单月为雄。十月太阳历的观象,与月亮圆缺无关,只与地球围绕太阳公转有关,故名太阳历。

  彝族火把节与彝历年在过去都是按彝历“月终火把节,年终彝历年”来过的节日,彝族十月太阳历中,地球绕太阳走完一百八十日为火把节,走完三百六十日为彝历年。

  一、木季

  天上星星数火把,少年跳月戏山翁,老毕摩手牵小索玛手持长木棍,围绕火塘,在取火仪式之后点燃火塘,动作缓慢而充满仪式感,音乐由远及近,勾勒出具有神性的空间。营造神秘悠远、空灵飘渺的氛围。诠释人神时空的对话,祈求风调雨顺,人寿丰年。少女歌圩歌万千,人间天籁绕山悬。原生态女声展现彝族高亢辽阔的嗓音和民族性格,充满着春的气息。通过贵州彝族民歌的元素点缀,传统音符的放逐即是回归,苦荞随风摇曳摇曳,使乌蒙高原一望无际的幽美画卷跃然于眼前,水墨画般呈现出田园风光。鸟瞰田间,孩子的笑语附和着母亲的汗滴,童真与母爱交相辉映。夕阳余晖下,炊烟袅袅,一群顽皮的彝家山娃三五成群互相打闹,徜徉在苦荞地里,母亲注视着可爱的孩子,不忘劳作。苦荞在母亲辛勤的劳作下生长,就如同孩子在爱的包围中成长。

二火季-阿妹

   二、火季

  青年坐在村口的石头上,独自悠闲的吟唱,在冷峻中透露着坚毅。乌蒙山区独特的彝族歌曲,凸显老虎的勇猛,原生态的对唱将浑然天成的壮年男子气概展现得淋漓尽致。虎之子表现彝家男子剽悍、勇猛的性格,具有虎一样的性格。身着虎披风,头顶天菩萨,顶天立地的男子雄浑的舞动着披风,犹如孤傲的山林之王,行走于乌蒙高原,寓意着彝家汉子个个都是彝山头领。坝子里阿妹戚托整齐划一的步伐干净、单纯,强烈的民族文化特征感染着山野每一寸土地。跳脚舞的队形不断变化,表现年轻姑娘的活泼、可爱。换裙礼,传递生命的声音,歌颂着年轻,歌颂着成长,表演彝族传统礼节,姑娘们盘起发髻,换上长裙,从孩童变成少女,期待着如意郎君的到来。

三土季-摔跤

  三、土季

  烈日炎炎,汉子们身姿矫健,侧身,逼近,相互抓住臂膀,是灵魂的格斗,是肢体的碰撞,是自然最原始的模样。一招一式之间汉子们相争高下,一步一侧之间情节跌宕起伏,是彝族吉阿果力量与健美的展现,一进一退间以幽默以诙谐以严肃相交融。阳光挥洒,夏日蝉鸣浅浅,明艳轻快,激昂澎湃,是彝族一场又一场不绝如缕的音乐盛宴。火把节上,汉子姑娘们踩着点子,踏着音律,裙摆翻飞,身姿绰约,以舞步相传爱意,以舞步抓人眼球,以舞步将气氛引向高潮。

四铜季-哭嫁

   四、铜季

  月儿爬上山尖,银色洒满大地,大树下,一对年轻的彝族情侣悠然的漫步着,互诉着衷肠,月色在山中流淌,情意在心间绵延。在丰收的场景之下,老人们背靠谷堆饮酒畅谈,米酒的甘甜夹杂爽朗的笑声滋润着彝家人的心田。酒过三巡,手拿月琴的女生拨动着琴弦,弹奏出悦耳的旋律。喝酒的老人们变得亢奋起来,刹那间酒歌响起,酒令划起,抢筷子游戏玩起。坝子里大家喝着酒唱着歌,沉浸在安定祥和之中。带啼凝暮雨,含笑似朝霞。次日清晨,迎亲的队伍伴随着新娘的哭声,如泣如诉,如悲似喜,带啼含笑。待嫁的新娘与姐妹们在哭声中诉说着衷肠,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可谓轻啼湿红粉,微啼转横波。更笑巫山曲,空传暮雨多。

五水季-亡灵歌

  五、水季

  悠长的超度歌声里,年迈的彝族寨老若隐若现,朦胧薄雾中,他的身影扑朔迷离,当他静止不动之时,送别亡灵进入高潮。在意象化的情景中,流露出冬日的丝丝寒意,揭示着生命的轮回。声韵与肢体语言渲染着悲凉。铃铛、海马舞,少了勇猛,多了沉重,彝家人不畏惧死亡,通过火葬,祖先的灵魂能够永生,火葬中,阵阵马铃声中寄托着生者对死者的哀思,表现着彝族对死亡的认知。音乐具有超度的情感色彩。

  彝历年

  彝家男女们徜徉在欢乐的海洋,沉浸在这场节日的盛宴中。在彝族十月太阳历的新年中,彝族人民欢乐的庆祝着新年,歌唱幸福的生活。在欢快、热烈的氛围中,又一个新的生命诞生,日月轮回、生命不息。

  提要

  全剧以彝族十月太阳历一个轮回的五个季节和一个彝族年为框架结构,结合春夏秋冬的自然规律,填充节目内容,以人生命的成长为暗线贯穿,在情绪色彩上配以起承转合的气质,内容之间相互联系,章节内部无缝衔接,不间断,没有明显的中断。男女舞蹈与歌曲、情景表演串联构成,在形式上避免单调乏味,避免演员换装没有时间。该剧目中每一个节目都依托于彝族传统文化习俗,部分节目具有舞台化的提升、艺术化的展现,如:夏至味的双人舞,男子虎舞等,部分节目是彝族传统歌舞的舞台展现,如:阿妹戚托、铃铛舞。现有节目时长70分钟,建议章节前有简短的旁白,起到线索的所用,同时也为舞台上的场景迁换提供必要的时间。

  彝族十月太阳历法将一年分为10 月,用土、铜、水、木、火5种要素,分别配以公、母来表示:一月叫土公月、二月叫土母月,三月叫铜公月、四月叫铜母月,五月叫水公月、六月叫水母月,七月叫木公月、八月叫木母月,九月叫火公月、十月叫火母月。一年十个月,每月三十六日,一年十月终了,另加五至六天的“过年日”置于岁末。过年日通常为五天,每隔三至四年增加一天为六天。平均每年为365.2422日,与太阳回归年接近。十月太阳历以十二属相计日,一个属相周为十二日,三个属相周三十六日为一月。三十个属相周三百六十日为一年,年终加五至六日过年日。十月太阳历一年分为五季,每季分为雌雄两个月,双月为雌,单月为雄。十月太阳历的观象,与月亮圆缺无关,只与地球围绕太阳公转有关,故名太阳历。

  彝族火把节与彝历年在过去都是按彝历“月终火把节,年终彝历年”来过的节日,彝族十月太阳历中,地球绕太阳走完一百八十日为火把节,走完三百六十日为彝历年。

   一、木季

  天上星星数火把,少年跳月戏山翁,老毕摩手牵小索玛手持长木棍,围绕火塘,在取火仪式之后点燃火塘,动作缓慢而充满仪式感,音乐由远及近,勾勒出具有神性的空间。营造神秘悠远、空灵飘渺的氛围。诠释人神时空的对话,祈求风调雨顺,人寿丰年。少女歌圩歌万千,人间天籁绕山悬。原生态女声展现彝族高亢辽阔的嗓音和民族性格,充满着春的气息。通过贵州彝族民歌的元素点缀,传统音符的放逐即是回归,苦荞随风摇曳摇曳,使乌蒙高原一望无际的幽美画卷跃然于眼前,水墨画般呈现出田园风光。鸟瞰田间,孩子的笑语附和着母亲的汗滴,童真与母爱交相辉映。夕阳余晖下,炊烟袅袅,一群顽皮的彝家山娃三五成群互相打闹,徜徉在苦荞地里,母亲注视着可爱的孩子,不忘劳作。苦荞在母亲辛勤的劳作下生长,就如同孩子在爱的包围中成长。

二火季-阿妹

  二、火季

  青年坐在村口的石头上,独自悠闲的吟唱,在冷峻中透露着坚毅。乌蒙山区独特的彝族歌曲,凸显老虎的勇猛,原生态的对唱将浑然天成的壮年男子气概展现得淋漓尽致。虎之子表现彝家男子剽悍、勇猛的性格,具有虎一样的性格。身着虎披风,头顶天菩萨,顶天立地的男子雄浑的舞动着披风,犹如孤傲的山林之王,行走于乌蒙高原,寓意着彝家汉子个个都是彝山头领。坝子里阿妹戚托整齐划一的步伐干净、单纯,强烈的民族文化特征感染着山野每一寸土地。跳脚舞的队形不断变化,表现年轻姑娘的活泼、可爱。换裙礼,传递生命的声音,歌颂着年轻,歌颂着成长,表演彝族传统礼节,姑娘们盘起发髻,换上长裙,从孩童变成少女,期待着如意郎君的到来。

三土季-摔跤

  三、土季

  烈日炎炎,汉子们身姿矫健,侧身,逼近,相互抓住臂膀,是灵魂的格斗,是肢体的碰撞,是自然最原始的模样。一招一式之间汉子们相争高下,一步一侧之间情节跌宕起伏,是彝族吉阿果力量与健美的展现,一进一退间以幽默以诙谐以严肃相交融。阳光挥洒,夏日蝉鸣浅浅,明艳轻快,激昂澎湃,是彝族一场又一场不绝如缕的音乐盛宴。火把节上,汉子姑娘们踩着点子,踏着音律,裙摆翻飞,身姿绰约,以舞步相传爱意,以舞步抓人眼球,以舞步将气氛引向高潮。

四铜季-哭嫁

  四、铜季

  月儿爬上山尖,银色洒满大地,大树下,一对年轻的彝族情侣悠然的漫步着,互诉着衷肠,月色在山中流淌,情意在心间绵延。在丰收的场景之下,老人们背靠谷堆饮酒畅谈,米酒的甘甜夹杂爽朗的笑声滋润着彝家人的心田。酒过三巡,手拿月琴的女生拨动着琴弦,弹奏出悦耳的旋律。喝酒的老人们变得亢奋起来,刹那间酒歌响起,酒令划起,抢筷子游戏玩起。坝子里大家喝着酒唱着歌,沉浸在安定祥和之中。带啼凝暮雨,含笑似朝霞。次日清晨,迎亲的队伍伴随着新娘的哭声,如泣如诉,如悲似喜,带啼含笑。待嫁的新娘与姐妹们在哭声中诉说着衷肠,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可谓轻啼湿红粉,微啼转横波。更笑巫山曲,空传暮雨多。

五水季-亡灵歌

  五、水季

  悠长的超度歌声里,年迈的彝族寨老若隐若现,朦胧薄雾中,他的身影扑朔迷离,当他静止不动之时,送别亡灵进入高潮。在意象化的情景中,流露出冬日的丝丝寒意,揭示着生命的轮回。声韵与肢体语言渲染着悲凉。铃铛、海马舞,少了勇猛,多了沉重,彝家人不畏惧死亡,通过火葬,祖先的灵魂能够永生,火葬中,阵阵马铃声中寄托着生者对死者的哀思,表现着彝族对死亡的认知。音乐具有超度的情感色彩。

  彝历年

  彝家男女们徜徉在欢乐的海洋,沉浸在这场节日的盛宴中。在彝族十月太阳历的新年中,彝族人民欢乐的庆祝着新年,歌唱幸福的生活。在欢快、热烈的氛围中,又一个新的生命诞生,日月轮回、生命不息。

  提要

  全剧以彝族十月太阳历一个轮回的五个季节和一个彝族年为框架结构,结合春夏秋冬的自然规律,填充节目内容,以人生命的成长为暗线贯穿,在情绪色彩上配以起承转合的气质,内容之间相互联系,章节内部无缝衔接,不间断,没有明显的中断。男女舞蹈与歌曲、情景表演串联构成,在形式上避免单调乏味,避免演员换装没有时间。该剧目中每一个节目都依托于彝族传统文化习俗,部分节目具有舞台化的提升、艺术化的展现,如:夏至味的双人舞,男子虎舞等,部分节目是彝族传统歌舞的舞台展现,如:阿妹戚托、铃铛舞。现有节目时长70分钟,建议章节前有简短的旁白,起到线索的所用,同时也为舞台上的场景迁换提供必要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