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区域自治是维护国家统一的重要政治制度 - 贵州民宗委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习近平民族工作思想研究 > 正文

民族区域自治是维护国家统一的重要政治制度

更新时间:2017-07-21 点击数: 次 【字体: 打印本页


在锡林浩特市宝力根苏木(乡)冬季那达慕上,习近平同牧民们一起观摔跤,看赛马,听长调,赏歌舞

  我国历史上有对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因俗而治”的传统

  我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各个少数民族对中国的历史都作过贡献。”中国的历史是中华各族人民共同创造的历史,我国各族人民自古以来就共同开发了祖国的广袤疆域,共同创造了中国绚烂多彩的文化。中国历朝历代都高度重视民族事务治理,在民族事务治理观念上,既强调天下一统,又强调因俗而治。这种维护一统而又重视差别的治理观念,对中华民族的形成和发展至关重要。先秦时期提出“修其教不易其俗,齐其政不易其宜”的治理理念。这种理念强调的是作为掌握政权的统治阶级,在对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进行治理时,应沿袭或顺应民族地区被统治者的宗教信仰,而不强行改变他们的习俗;将政令合并统一于统治者手上,但不变更他们原有的传统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风俗习惯。这样的治理才可能防止矛盾激化,便于加强对民族地区和少数民族的统治。这种治理理念传承了数千年并逐渐成为中华各民族的精神共识。以清朝为例,雍正时期曾明确指出,对边疆统治要“从俗从宜”“各安其习”; 乾隆时期也强调“从俗从宜,不易其俗”。清政府根据新疆各民族的特点和社会历史状况,通过实行全国统一的郡县制度和少数民族地区特有的伯克制度、札萨克制度等对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进行治理。

  纵观中国历史,自秦王朝统一中国以来,历代中央政权对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的管理,均虑及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的民族构成和民风民俗实际,大都在实现政治统一的前提下,实行有别于内地的治理体制。秦汉时期在少数民族地区设置“道”和“属邦”,推行有别于内地郡县制的治理模式;唐代,借鉴汉朝对民族地区的治理办法,推行羁縻州府制,在少数民族地区设立羁縻州、羁縻府。《史记·司马相如传·索隐》解释说:“羁,马络头也;縻,牛靷也”,引申为笼络控制。唐朝对西南少数民族采用羁縻政策,承认当地土著贵族,封以王侯,纳入朝廷管理。元、明、清的土司制度等制度设计,其实质是怀柔羁縻。凡设羁縻州、府的地区,都不改变原有的生产方式和风俗习惯,并任命当地少数民族首领担任世袭治理官员,带有明显的自治性质。与此种带有民族自治性质的地方建置相适应,历朝历代还有相应的国家机构来保障政令的畅通。比如秦代的“典客”,即为九卿之一,掌管王朝对少数民族之接待、交往等事务。汉景帝时改为“大行令”,汉武帝改为“大鸿胪”,元朝的宣政院,清朝的理藩院,都是历朝历代设置的掌管民族事务的专门机构。

  秦统一六国造就了我国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秦王朝的统一,开始了我们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伟大征程。在秦朝以后的两千多年间,我国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继续得到巩固与发展。秦汉以来,除了汉族建立的中央政权和地方政权以外,在南北朝时期、五代十国时期及辽宋夏金元时期,都有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就全国而言,我国经历了统一、分裂、再统一、又分裂、再统一的曲折过程。总体来讲,统一的历史占2/3,割据、分裂的时期占1/3。在分裂时期,存在各民族政权之间的对立和斗争,存在着因统治阶级政权更迭而造成的不同民族之间的歧视和压迫。即便是在统一时期,由于私有制的存在,不同阶级在社会中所处的地位和对生产资料的占有不同,这是存在民族的歧视和压迫的制度根源。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为全国的大统一创造了必要的条件,为建立高度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创造了前提。

  国家统一是我国民族区域自治遵循和体现的基本原则

  2014年中央民族工作会议指出,全党要牢记我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这一基本国情,坚持把维护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作为各民族最高利益。国家统一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可或缺的历史前提和基本保证。国家统一是各族人民的最高利益,是我国各族人民的共同愿望。我国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形成,成为中华文明繁荣兴盛、延绵不绝的基础,具有历史和现实两方面的重要意义。鸦片战争以来,中华民族饱受列强欺凌,一步步坠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苦难深渊。中华民族前仆后继、浴血奋战,进行了轰轰烈烈的反抗帝国主义侵略的斗争。抗日战争以来,中华民族万众一心,众志成城,抵御外侮,是鸦片战争以来中国人民反抗侵略斗争中第一次完全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显示了中华民族的觉醒和民族团结的巨大力量。抵御外侮、恢复主权、实现统一,成为中国革命的主要目标和内在动力。新中国成立后,中华民族实现了人民当家作主,以崭新面貌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国家统一为各民族共同团结进步、共同繁荣发展提供了可靠的保障。历史和现实都表明:国家统一是中华民族的最高利益。

  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之日起,就高度重视民族问题和民族工作,这是贯穿我们党95年历史的一条红线。《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规定:“民族区域自治是在国家统一领导下,在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实行民族区域自治,设立自治机关,行使自治权。”依据我国民族分布的特点,各民族在交往、交流和交融的过程中,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和谁也离不开谁的“三个离不开”局面。各民族只有在统一的国家中实行民族区域自治,才能共同繁荣发展。近代以来,维护祖国统一,反对民族分裂,始终是各族人民的光荣传统。我国实行民族区域自治所遵循的基本原则就是维护国家统一。这是因为,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国家统一是各族人民共同生存的基础;从现实的角度来看,国家统一是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保障;从未来的角度来展望,只有在国家统一的前提下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各民族才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民族区域自治是现实条件下维护国家统一的正确选择

  多民族是我国的一大特色,也是新时期我国加快发展的有利因素。“各民族的大一统,各民族多元一体,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一笔重要财富,也是我们国家的重要优势。”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确立了社会主义制度,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明确了人民民主专政是我国的国体。在现实条件下,多民族是我们的基本国情,也是一大优势。在社会主义大家庭里,各族人民都成为国家真正的主人,都平等享有当家作主的权利。从地理空间来看,我国的民族居住格局呈现“大杂居、小聚居、交错居住”的特点;从民族成分构成来看,我国是由56个民族共同缔造的多民族国家;从历史进程来看,我国实行的民族区域自治是对历朝历代民族政策的借鉴;从政治制度层面来看,民族区域自治是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

  民族区域自治是中国共产党在长期的革命和建设进程中,结合中国的民族实际和基本国情所做出的一大创举,是对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的创新和发展,而不是有些人所讲的照搬“苏联模式”。国内有人这样讲,国外持这种论调者也有。“这不符合事实,是张冠李戴了。”马克思主义在解决民族问题的基本途径问题上,提出了民族自决、联邦制、民族区域自治三种形式。作为多民族国家而言,解决民族问题的路径选择主要取决于历史条件、基本国情和民族实际状况,并没有可以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模式。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以及各国民族实际的变化,“各种解决民族问题形式的利弊都有表现,有些弊端也许是这种形式可能带来的,有些弊端是其他因素造成的”。

  民族区域自治是民族自治和区域自治的正确结合,是建立在一定的民族聚居区域基础上的,它和“空中楼阁”的“民族文化自治”有着本质的区别。民族区域自治的目的在于让少数民族“用自己的脚走路”。 我国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并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不仅促进了各民族的共同发展,也营造了团结和谐的民族关系。我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这是让我们引以为豪的基本国情。党的十五大把民族区域自治制度表述为我国的基本政治制度之一。在2014年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集中阐述了八个问题,其中之一就是深刻阐明“民族区域自治是我国一大基本政治制度”。 在新的历史时期,在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下,我国的发展也面临一些困境。一方面各族人民加快发展、共同繁荣的愿望更加迫切,另一方面客观存在着不同民族、不同地区发展上的差距。要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就必须勇敢地面对困境和挑战,就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这是在现实条件下维护国家统一,实现民族发展,保持社会稳定的正确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