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区域自治是实现民族平等的重要政治制度 - 贵州民宗委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习近平民族工作思想研究 > 正文

民族区域自治是实现民族平等的重要政治制度

更新时间:2017-07-21 点击数: 次 【字体: 打印本页

习近平在宁夏考察

  
民族平等是我国民族区域自治遵循和体现的基本原则

  民族平等是一个历史性的概念,它引申于一般的平等观念。“平等”一词是西方法律、政治传统和社会关系的重要概念之一。在资本主义上升时期,“平等”成为了资产阶级推翻封建制度和建立资本主义制度的政治口号。随着社会的进步和人类文明进程的演进,在现代社会里,平等已经成为人们所普遍信奉和追求的价值标准,成为国际法中的一项基本权利,并且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认可。

  伴随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确立和发展,平等观念被资产阶级引入了民族国家的建立和民族关系领域,成为一般平等关系的合理延伸。马克思主义民族平等思想同样有着时代背景和哲学基础。马克思主义民族平等思想是对资产阶级民族平等思想进行批判性根本改造的产物。再有,马克思主义的民族平等思想在推动人类社会发展和进步过程中的历史作用直接相关。新中国民族平等的主张直接来源于马克思主义的民族平等观,成为一种由国家法律所规定的社会关系。“一是作为权利主体的各民族不论人口多少、经济社会发展程度高低,风俗习惯异同,都在社会生活的一切方面,同等地依法享有相同的权利,履行相同的义务,具有同等的社会地位;二是作为法律客体的各民族的权利和义务都受到同等对待和保护;三是在社会生活中对少数民族的权利在一些方面实行特殊保护,特别是在发展方面给予特殊帮助。”

  随着社会的进步、时代的变迁,民族平等的内涵也被赋予更多的内容,涵盖民族间经济上、政治上、文化上、社会上等领域,在达成度上,也包含民族间事实上的平等。由于历史、地理和民族差异等造成的发展差距不能缩小,甚至加大,很难实现民族间真正的平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民族一律平等”。国家保障各少数民族的合法的权利和权益,维护和发展各民族的平等、团结、互助关系。禁止对任何民族的歧视和压迫,禁止破坏民族团结和制造民族分裂的行为。在我国,各民族都成为国家真正的主人,应该平等地享有各项权利,平等地履行义务。民族自治地方的建立体现了民族平等原则,只要符合法定条件,少数民族都可以建立民族自治地方。例如,人口一千多万的民族和人口只有几千人的民族都可以依法建立民族自治地方。在民族自治地方内,自治机关必须保障本地方内的各民族享有平等的权利,其中,包括一个较大的民族自治地方内,其他民族也有依法设立民族自治地方的权利。

  民族区域自治保障少数民族自主管理本民族内部事务

  国家保障各民族的合法权益。在我国,公民的合法利益包括宪法和法律所规定的政治权利、民主权利、人身权利、经济权利、教育权利等。权利和利益总是紧密相连的。

  在社会主义大家庭里,各民族有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共同利益,又有自身发展的特殊利益。在我国少数民族权利保障的理论架构和社会主义实践中,既存在整个人类社会所追求的共性内容,也符合我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统一多民族的个性内容,体现了共性和个性的统一。少数民族作为在人口数量上不占优势的特殊群体,应该同“多数人”一样享受各项平等的权利。少数民族平等权利的实现,有赖于少数民族自主管理本民族内部事务的实现程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实行,为少数民族自主管理本民族的内部事务提供了保障。在民族自治地方,依据本民族、本地区的情况和特点,依照有关法律自主地管理本民族、本地区的内部事务。自治机关的自治权,是国家根据统一和自治的原则赋予民族自治地方的权利,也是自治民族根据平等自治原则享有的权利。自治权不仅包括管理本民族内部事务的权利,也包括管理本地区事务的权利。我国在确保国家法令和政令实施的基础上,我国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又依法保障了自治地方行使自治权,给予自治地方特殊支持,解决好自治地方的特殊问题。

  民族区域自治保证各民族在政治上的平等地位和权利

  民族平等是一般民主要求的重要内容。但在私有制社会里,民族之间通常是统治与被统治、压迫与被压迫的关系,无论是国内的或国际的民族关系,一般说来是不平等的。因为建立在生产资料私有制基础上的阶级剥削制度,是造成一般的社会不平等和民族不平等的根源。民族平等最初由资产阶级提出,曾在反对封建主义和民族压迫的斗争中起过进步作用。但在资产阶级取得政权后,便成为欺骗和压迫本民族人民及其他弱小民族的工具。只有在社会主义条件下,才被赋予了它真实的内容和科学的涵义,成为无产阶级民族观的核心,成为无产阶级处理民族问题的根本原则。

  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有中国特色的政治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决定了这一制度的政治属性和政治功能。主要体现在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保障少数民族的平等权利上。我国的民族区域自治,是单一制国家结构形式下的具有中国特色的自治。宪法作为我国的根本大法,明确赋予了少数民族平等参与国家事务的管理权利,也同时赋予管理民族自治地方本民族、本地区内部事务的权利。民族区域自治法是保障建立民族自治地方的少数民族管理本民族内部事务的自治权的基本法。为确实保障少数民族平等参与国家事务管理的真正实现,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对于民族自治地方人民代表大会主任或者副主任的人选,均明确必须由实行区域自治的民族的公民担任;民族自治地方的行政领导也必须由实行区域自治的民族的公民担任。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在行使地方国家机关职权的同时,要遵循在国家统一领导下的前提,在民族自治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民族文化传承、民族教育、民族体育卫生、民族自治地方条例立法等诸多关系民族自治地方民生的领域享有广泛的自治权。为保障居住在本民族自治地方以外或未实行区域自治的少数民族也能享有管理本民族内部事务的自主权,实现更大范围的少数民族享有自治权利,国家还建立了民族乡,作为我国三级自治地方以外的补充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