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地区扶贫开发要不断释放发展潜力 - 贵州民宗委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习近平民族工作思想研究 > 正文

 民族地区扶贫开发要不断释放发展潜力

更新时间:2017-07-21 点击数: 次 【字体: 打印本页

2015年6月,习近平考察遵义花茂村

  民族地区的扶贫开发,要坚持民族与区域相统筹,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相统一,整体推进与精准到户相结合,政策活力与内生潜力相衔接,不断释放民族地区的发展潜力。特困地区和特困群体脱贫是当前我国扶贫攻坚的重点,需要特别关注。

  一是把边疆地区、高寒边远地区、深山地区、石漠化和荒漠化地区、集中连片地区等特困群体作为扶贫攻坚的重中之重,规划好、推进好、实施好,确保按期脱贫。结合各地实际,培育壮大特色经济和优势产业,依靠产业扶贫、科技扶贫、定点扶贫、移民扶贫、金融扶贫、卫生医疗扶贫、教育扶贫等方式,构建多元化扶贫新格局,增强特困地区自我发展能力。

  二是建立特困群体和特困家庭精准扶贫工作机制。瞄准特困群体和特困家庭,在对贫困户进行科学识别和建档立卡的基础上,建立精准扶贫工作方案,扶贫到村到户,因村制宜、因户施策,切实解决现实困难与问题,切实提高扶贫效率和效果。

  三是积极动员社会各界力量把人力、物力、财力集中到特困地区的特困群体、特困家庭,帮助他们解决生产生活、就业培训、文化教育、医疗卫生、资金缺乏等方面的问题。更多关注关爱、帮助解决农村贫困家庭留守儿童辍学失学和心理健康的问题。既扶贫,更扶智。

  边疆地区均属民族地区,边界线长、邻国多,是国家对外开放前沿和国家安全的重要屏障。边疆建设对边疆稳定至关重要。边疆建设涉及面广、各地情况差异明显。边疆建设中要因地制宜、精准施策。

  一是要加快铁路、公路、水运、管道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形成对接中亚、俄罗斯、南亚、东南亚,内联国内腹地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功能配套、衔接紧密、快速便捷的国际大通道。加强边疆地区的能源、邮电、通信、农牧、水利、信息化和城镇化等基础设施建设,优化投资环境,扩大对外互联互通。

  二是充分利用“一带一路”建设,加快沿边对外开放,完善沿边开发开放空间布局。利用自身独特区位优势和现有合作基础,把中心地区建设成为沿边对外开放的高地。如伊宁、喀什、珲春、二连浩特、畹町、景洪、北海、延吉等。在有条件的沿边地区,以跨境通道和口岸建设为重点,设立经济开发区、开放开发重点试验区、边境经济合作区、互市贸易区、综合保锐区等,把沿边地区建设成为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的汇集之地、畅通之地、兴旺之地。

  三是深化对外贸易体制机制改革。提高对外贸易服务水平和效率,确保高效、便捷、安全。加快对外贸易转型升级,促进对外贸易从边境小额贸易向综合性多元化贸易转变,实现一般贸易和加工贸易协调发展,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相互促进。不断扩大贸易总额,提升商品附加值。利用好中欧铁路货运专列。

  四是继续实施好、推进好兴边富民行动。兴边富民行动坚持“富民、兴边、强国、睦邻”为宗旨,重点解决边疆地区各族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问题,重点改善边疆地区各族群众生产生活条件,增强自我发展能力,是一项“民心工程”“希望工程”。2000至2014年,中央财政累计安排兴边富民专项资金116亿元,建设实施了一批基础设施、产业发展、实用技术培训、教科文卫等项目。目前,边疆地区各族群众生产生活明显提高,自我发展能力明显增强,对外开放水平明显提高,社会事业取得明显进步,民族团结和边防巩固明显体现。

  五是进一步加大力度积极推进边疆地区与全国同步建成小康社会。

  要继续加快铁路、公路、民航、水运、管道的建设,形成对长期发展起支撑作用的区域性大动脉,同时要面向边疆农村牧区,打通“毛细血管”,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全面推进与群众生产生活密切的通路、通水、通电等建设工程,为兴边富民打好基础。

  要加紧推动与周边国家和地区的交通、通信等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建设国际大通道,推进区域经济合作,扩大边境贸易额,增加人员交流往来,实现互利共赢。

  继续重视并办好基础教育和寄宿制教育,帮助贫困适龄儿童就近入学。建设好基层县乡的文化馆、文化室、图书馆、图书室,丰富人民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提高民族文化素质,增强对祖国的自豪感。

  六是有序推进民族地区城镇化建设。城镇化是民族地区现代化建设的历史任务,是扩大我国内需的最大潜力所在,也是拉动民族地区长期增长的重要引擎。民族地区多处于生态脆弱地区,人均资源占比低,通过城镇化的方式能把剩余人口和劳动力转移到城镇,缓和人地矛盾,减轻环境压力,也是实现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随着我国城镇化不断发展,民族八省区平均城镇化水平从2005年的33.7%提高到2012年的43.1%,逐步形成了以中心城市带动周边地区、辐射中心县市的省、市、县三级城镇体系、构建各具特色的城镇网络体系。但是,与全国平均水平相比,民族地区城镇化还有很大差距。目前,少数民族人口城镇化只有30%多,与全国平均水平低20个百分点。在经济进入新一轮快速发展之际,民族地区应抢抓“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结合自身实际,有序稳妥推进城镇化建设,走出一条立足自身优势,具有地方特色、民族特色的城镇化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