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土里长出金子,这个省有办法 - 要闻 - 贵州民宗委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要闻 > 正文

让土里长出金子,这个省有办法

更新时间:2019-03-14 09:10 信息来源:学习小组 点击数: 次 【字体: 打印本页

  2018年夏,贵州天柱县南康村,一场乡村产销对接会吸引了众人的目光。竹藏酒、西瓜、折耳根,外乡访客挑花了眼,人均抬回西瓜三五只。

  由夏转冬,南康村几百公里外的朱昌镇,脆甜爽口的大萝卜成了当季的养生佳品,10万斤碧秀佳牌白萝卜还乘船出口到了迪拜。

  安顺市普定县,与广州、深圳、青岛诸多沿海城市间的“韭黄直供合作协议”正相继落地……

  “一颗萝卜甜蜜迪拜,一束韭黄温润沿海”成了今年两会、贵州省递交的爆款成绩单之一。

  对于越来越多的贵州乡亲们而言,土里“长金子”,并不是多意外的事儿。

  毕节市赫章县松林坡乡发展的香葱产业

  “革命”

  盛产西瓜的南康村,不仅有15亩甜瓜种植基地,还有20多亩大血藤基地、10多亩蔬菜基地和2000多平方米的黑毛猪养殖场。94户村民以“生态股”形式入股当地龙头企业,凭西瓜一项,每户就能年入过万元。

  不过,“南康故事”只是过去一年黔贵大地“故事会”的一角。

  从整体上来看,2018年,贵州有204万户、788.2万村民像南康村民一样实现了户均增收过万元,人均增收2600余元。

  百姓福利外自然也少不了产业红利,一年来,贵州农林牧渔业增加值增长了6.8%,前三季度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9.7%。没有概念?嗯,前者的涨幅是六年来同期最高速度,后者更是比全国平均水平高了0.8个百分点。

  什么是贵州省脱贫攻坚的“正确打开方式”?去年2月,贵州省委农村工作会议用一句话给出了回答——“来一场振兴农村经济的深刻的产业革命”。

  如何帮助农民摆脱贫困?贵州的“官宣”短而精,就是要在改变农村产业结构方面下足功夫。具体来说,即要因地制宜、选择适宜于各地的产业,以蔬菜、茶叶、家禽、蘑菇、草药等经济作物替代传统的玉米种植,同时,政府也要帮农民掌握种植技术、管理模式和营销技巧。

  有朋友要疑惑了,脱贫并不必然要“调结构”。确实。但贵州的情况不同于一般。

  当地坡地多平地少,有着特殊地理环境和立体气候,想要发展“高效”的农业,就必须改变传统的耕作制度,调整种植结构。把低效作物拿下来,将刺梨、食用菌、石斛等资源禀赋好、市场前景广阔的作物种上去。

  怎么提效增收,就怎么来。

  湄潭县湄江街道七彩部落的茶叶产业。

  推进

  一场振兴农村经济的深刻的产业革命,具体工作怎么做?

  “咱们就这些地,种上玉米就种不了更挣钱的东西了”“要换换脑筋,原来惦记产量,现在得考虑效益”。

  对于贵州农业农村系统的干部而言,给乡亲们一遍遍地讲、变着法地劝,成了产业革命的第一关——“调减籽粒玉米种植面积”顺利推进的关键。

  贵州土壤瘠薄、耕地破碎、水利灌溉条件差,种植用水量大的玉米实在是划不来。为了“拿出最好的土地种植效益高的经济作物”,种玉米的传统与习惯,在地头和心头都“地动山摇”了起来。

  2018年,贵州全省调减玉米785.19万亩。而腾出来的地干啥,又成了产业革命的当务之急。

  在新产业的选择上,取舍标准只有一个——“土地适合干什么”。

  比如总体上坡度在15度以下的耕地,就种适合的蔬菜、食用菌、草本中药材等;15度-25度坡耕地在这些基础选择上还可以“多选”茶叶、精品水果;至于25度以上的坡耕旱地,索性全部退耕还林还草,同时还可发展林下经济;最后,针对贵州全省1700余块500亩以上的大坝,要一坝一策编制方案,每一处都要拈针绣花、精打细算。

  如何将农民有效组织起来、进而从根本上整合生产要素,也成了观者眼中、贵州这场产业革命战“没那么容易”跨过的关卡。

  而就现在的实践情况看,贵州同样稳扎稳打,全面推广了“龙头企业+合作社+农户”的组织模式。农户是这一产业链条上的重中之重,企业和合作社带着农民一起闯,但不“代替”农民,更不抛下农民。

  决定这场革命成败的,有个关键一步叫“黔货出山”——在全国市场上实现从产品到商品的“惊险一跳”。

  贵州瞄准了大城市、大市场,着力做好产品的包装宣传和品牌营销,完善产地市场、集配中心、冷链物流等基础设施配套,调动机关、学校、社区、医院等方方面面的采购力量,甚至还建起了各贫困村、规模化农业基地专属的电商网站。全线发力,“助攻”村民的腰包。

  针对这场轰轰烈烈的产业革命,贵州还“独家订制”了一套妙方要诀:“产业选择、培训农民、技术服务、资金筹措、组织形式、产销对接、利益联结、基层党建”,八要素环环相扣,发起产业振兴冲锋。

  贵州省黔南州独山县的种桑养蚕产业。

眼界

  连续两年GDP增速位居中国第一的贵州,为何集全省之力将“矛头”对准农村产业?

  道理不难解。毕竟,发展的“风驰电掣”离不开“攻坚克难”。按总书记的要求,脱贫攻坚时间表到了“决胜之年”,贵州尚有上百万贫困农民需要脱贫、有2000万农民有待走上可持续发展的小康路。“牢记嘱托,感恩奋进”是贵州举省的一个精神杠杆,撬动着这片土地上的百姓奋起直追。

  面对这种紧迫性,传统常规的办法已难“短期发力”;实现农业结构的全面变革、进而完善“人类减贫史中国奇迹的贵州篇章”,必须要靠超常规的、带有革命性的举措。

  与此同时,贵州显然也注意到了过去一年又一关键时间刻度——乡村振兴的开局。

  “乡村振兴,产业兴旺是重点”。借力农村产业革命,既是补齐短板、明确走一条以振兴农村产业为重点的全面乡村振兴发展道路,也是做好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的政策衔接、机制整合与工作统筹。脱贫,更要致富。

  如今,贵州这轮产业革命的“秋收账”与“生态账”也都陆续到了位。

  比如来自广西的丝绸企业,在古老而原生态的水岩村群山之中建起了崭新的自动化缫丝厂;浙江的农业科技公司把仿野生栽培方式引入了秀峰山下的秀峰村,村里人第一次见识了“科技为农业插上的翅膀”;白及、金铁锁、金钗石斛等一大批濒危野生中草药在贵州逐步实现了人工栽培,黔地灵药宝库开始为产业兴旺释放“药效”……

  与之同步,山坡地上容易造成水土流失的玉米等作物的“退出”、网箱养鱼的全域取缔、农药施用量的负增长等也让“绿色”成了这场革命的厚重底色。

  星火燎原之势已成,奋起的号子响彻山间。“一场振兴农村经济的深刻的产业革命”,让黔贵乡村振兴可期。

上一篇:湖南省调研组赴我省调研民族团结进步创建工作

下一篇:石松江一行赴黔东南州调研人口数量较少民族和人口较少民族脱贫攻坚工作

相关文章